栏目导航

企业文化

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留住特色老地名 城市文脉响回声

时间:2021-11-27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老地名作为城市文化的载体和标志之一,留存了城市独特的历史变迁痕迹,唤醒了城市的悠远记忆。

  8月23日起,《首都功能核心区传统地名保护名录(第一批)》在北京市规划自然资源委、东城区人民政府、西城区人民政府网站进行了为期30天的公示。北京市首批583处传统地名被列入保护名录,其中东城区279处,西城区304处,大多数位于北京市历史文化街区。据悉,在即将到来的2022年,北京市将继续开展首都功能核心区传统地名保护名录(第二批)的编制工作,并适时对社会公布。

  实际上,不只是北京,我国多个城市也在以实际行动挖掘和保护城市老地名、留住城市历史文化烙印。

  近日,中国城市报记者漫步在北京市东城区南锣鼓巷及周边胡同,感受古老街区的繁华与魅力。据附近居民介绍,南锣鼓巷因地势中间高、南北低,如一驼背人,故原名为“罗锅巷”。在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绘制成的《京城全图》中,此巷才被改称为南锣鼓巷。

  为探寻更多北京城市老地名、聆听其背后的故事,中国城市报记者先后来到鼓楼西大街、帘子库胡同、史家胡同、东吉祥胡同等地。通过走访,中国城市报记者了解到,帘子库胡同所在地原为皇宫储存帘子之所,故名;全长700米的史家胡同,至今已在北京城静静留存了700年,自明朝以来,基本上没有更换过名字……

  浙江省舟山市舟山群岛地名文化工作室编审王建富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城市地名包括城市名称、城市别称和城市的肌理名称。”

  在王建富看来,传统的城市名称及老地名往往蕴含了城市起源、地理环境、重大事件、祥瑞希冀乃至重要物产等方面的深刻记忆。

  “了解这些地名背后的内涵,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古人建城的起源,以及古人对人居环境的理解与追求。这对新时期保护城市生态环境,促进城市有机更新及可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王建富说,“城市肌理名称,指城市道路、街巷里弄和城市区片等名称,这些地名除与城市名称有大致相同的来源之外,更有其独特来历。”

  众所周知,股吧炸锅!21万股东激动难眠百亿上市公司要出资5000万,城市是人类居住最密集的区域,也是人类生活最丰富多彩的区域。城市的老街巷就如同一部部老电影,以怀旧、斑驳的影音,记录了城市的起源、变迁和市井生活。

  对此,王建富举例称,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于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始设县治、建县城;舟山市则为新中国第一个以群岛设立的地级市。“历经千年风雨之后,舟山旧时的建筑多已尽圮废、湮没,但‘舟山渡’‘状元桥’等地名,已经融入舟山人的血脉,成为永远割舍不了的情怀。”王建富说。

  中国城市报记者了解到,舟山群岛街巷地名都是当地最典型自然或人文地理特征的反映。舟山群岛中“高岭弄”,就是对城西原有的天然小山丘“中高岭”的最好见证和纪念。

  王建富认为,舟山群岛中,醒目的自然地理实体相对较少,遍布的是人文以及人文与自然相结合的地理实体。舟山街巷地名更多的是对地理位置、公宇、建筑、商号、居住人以及时代特征的刻录——顺裕弄、裕大弄、恒丰弄、泉大弄、隆泰行弄等地名,展现了著名老字号的风采;陶家弄、竺家弄、向家弄、朱家塘弄、唐家老街等地名,留存了当地居住人的历史印迹;解放路、人民路、聚魁弄等地名,则反映了时代的特征……

  不难发现,底蕴深厚的历史文化名城,其传统地名多分布密集,且历朝历代叠加,使得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一街一巷、一道一路、一村一镇都焕发着历史气息及人文气息。

  日前,陕西省西安市非遗保护中心副主任王智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地名是城市历史文化遗产的一部分,若这些名字消失了,对于城市而言,就如同一个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

  “黄河有条最大的支流叫渭河,渭河有条源于秦岭又流经西安东部的支流叫灞河。这个‘灞’字在数万中国汉字中几乎仅用在西安这个地名里。中国许多地方的地名里,都有一些专属的字。”王智介绍说,灞河的“灞”,是“春秋五霸”中的秦穆公为纪念称霸西戎,特别改的字。“灞”这个地名背后,蕴藏了春秋时期的重大事件。

  同时,在王智看来,传统地名是城市在发展和更新的过程中,留给后人重要的无形文化遗产。

  西安老城北门有个糖坊街,但当地80岁的老住户说,60多年来,这里并没有糖坊。王智便以此地名为切入口,走访了关中200多个老手艺人。“调研后我们大致可以推断,过去这里一定有过糖坊。制糖可能是最具特色的地标性手工艺,所以这条街才会以此名命。”王智说。

  在江西省赣州市江南宋城文化研究院首席专家陆川看来,城市老地名的延续性和稳定性较好地保存了文化史的一些本来面目,同时也为我们了解、研究城市文化历史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据了解,赣州市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其老城区不仅保留了大量的宋代城市古遗址、古建筑,亦有着丰富多彩的古地名文化。

  陆川告诉中国城市报记者,赣州在两宋时期商业十分繁华,所以如今赣州古城区保留了一些以专业商品经营为主的街巷名称,如樟树街(专业经营药品)、棉布街(专业经营布匹)、纸巷(专业经营纸类产品)、豆豉垇(专业经营豆豉调料食品)等等。这类体现分区功能的街巷名称,较为丰富地记录了赣州历史上极细的商品贸易专业分类,勾勒出古代赣州“商贾如云、货物如雨,冬无寒土、万足践履”的繁荣图景。

  城市老地名作为文化的一部分,亦有精华和糟粕之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部分城市对粗俗、无文化内涵的老地名进行了更改,使其更符合时代特征。例如,北京改臭水街为秀水街,改母猪胡同、猪市口、狗尾巴胡同为梅竹胡同、珠市口、高义伯胡同等。

  “不符合时代特征、没有文化价值的,或没有代表性的老地名消失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江苏南京地名专家薛光举例说,南京紫金山在历史上曾有“金陵山”“钟山”“神烈山”等多个名字,但沿用最久的还是“紫金山”和“钟山”,尤以“紫金山”一名的特征最强——其反映出该山紫色页岩的特点,且通俗易懂,所以沿用了1600多年。因此,类似于紫金山这样的地方,不恢复其前身老名称,人们不会感到可惜。

  “目前,城市建设日新月异,旧城改造如火如荼,一个个现代化城市的崭新面貌陆续展现在人们面前。因此,景观、街巷等地的命名也要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体现与时俱进的思想。诸如‘驴子巷’‘狗耳巷’‘泥马巷’之类的有历史而无多少文化价值的老地名是要被淘汰的。”薛光说,“人们面对一个个雅俗共赏、规范生动的地名时,会领略到古老传统与现代意识交融的美。”

  在联合国的推动下,许多国家把保护地名文化遗产作为推动文化工作的重要内容。例如,荷兰建立了历史地名数据库,以保护和研究地名文化;瑞典在修订《遗产保护法》时增加了保护地名的内容,国家遗产保护委员会还专门制作了《地名与遗产保护法:良好地名做法的解释与应用》,向地方和地区部门宣传。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部分城市如上述的北京等,已着手推出相关政策对城市老地名进行认定和保护。近期www.brci.com.cn,南京市多个老地名重获“官方认证”,被重新启用;120个老地名被并列入市级非遗名录……

  “地名都是有时代印记的,地名保护应遵循存旧如旧原则,尽量多保留少更新。新地标起名字应多遵循当地人文环境影响下的起名规律。” 王智建议。

  王建富则表示,应该建立地名文化保护名录,在已经拆建或者是全新建设区域,尽可能恢复一些已经在过去废止、消亡的具有重要历史文化价值,以及反映当地独特生活方式的地名,利用传统地名构建当地独特的历史文化氛围。做到不搞大拆大建、不批量更名、不轻易更名等,保护好老城的肌理,依托城市的原生肌理传承好历史文化。

  此外,陆川建议,各地旅游部门可向游客推广导游配合讲解地名文化项目,这将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更好地打造城市地名文化品牌。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